北京快3

翻頁   夜間
靈域小說網 > 嫁偶天成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懂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靈域小說網] http://xabaof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萬卷樓里,有書生問掌柜的,“貴書齋也賣宮里才有的孤本善本,怎么事先一點風聲都沒有?”

    掌柜的淡淡一笑,“一點小事,哪值得大肆宣揚?”

    “書齋得皇上賜名萬卷樓,書齋里若沒萬卷書賣,豈不是有損皇上威名?”

    既然開始說了,掌柜的就多說了幾句,替皇上收買民心,“有太多先賢的著作在戰亂中遺失,多年心血毀于一旦,皇上想起就惋惜不已,這不,特意恩準萬卷樓謄抄售賣,在百姓們手里的書越多,流傳下去的可能就越大。”

    書生聽了,連連道,“皇上圣明!”

    這些孤本善本存在宮里,他們哪有機會得一見,只在別的書里知道個名字就算見多識廣了。

    有這樣的圣賢明君,是大夏之福,百姓之福。

    多少書生立志入朝為官,助皇上開創盛世王朝。

    惜字齋門被擠壞后,惜字齋管事的差點沒氣死當場,太后不是勒令萬卷樓不得賣孤本善本了嗎?!

    為何萬卷樓還是賣了,而且價格比惜字齋還便宜那么多?!

    惜字齋管事的是打算借著孤本善本打一場翻身仗,結果才翻了一半,就又被打回原形了。

    自打拿到孤本善本后,惜字齋是不惜一切代價找人謄抄,多少書生熬紅了一雙眼,才有今日盛況,萬卷樓比他們不過早了兩天時間,等他反應過來,就找了護國公把孤本善本要了回來,要是萬卷樓手腳不麻溜,那些孤本善本應該還有沒謄抄的。

    結果呢!

    人家不僅謄抄了,而且是要多少有多少。

    惜字齋數量有限,掌柜的便想了個輒,在惜字齋買夠多少錢的書才有資格買這些孤本善本。

    如此已經有損惜字齋的聲譽了,結果還不到一個時辰,萬卷樓就開賣了,價格比他們便宜不說,還沒有限制。

    這回,惜字齋的名譽是掃地了。

    皇上的本意是讓這些先賢嘔心之作流傳下去,可不是給他惜字齋掙錢之用,他這是往皇上臉上抹黑。

    皇上是圣明君主,怎么會把孤本善本交給萬卷樓呢,就在大家疑惑的時候,有人站出來幫著釋疑了,不是皇上要把孤本善本交給惜字齋,實在是惜字齋后臺硬的很。

    人家的靠山是護國公,護國公的靠山是太后。

    皇上雖然圣明,可再圣明那也是兒子,做兒子的能忤逆太后嗎?

    太后要幫著護國公,皇上也沒輒,不過好在萬卷樓保持本心,沒有和惜字齋同流合污,否則天下讀書人就太苦了。

    一番話,把皇上捧的高高的,狠狠的踩了護國公一腳,連帶著把向著護國公的太后都拉下來踩了兩腳。

    這些話傳進宮,傳到太后耳中,那是雷霆震怒。

    太后聽說了,皇上自然也不例外。

    與太后的憤怒不同,皇上是龍心大悅。

    常公公笑道,“要是滿朝文武都如靖安王世子世子妃這般,皇上就省心了。”

    多少的臣子啊,辦的是實事,功勞還歸皇上。

    從開書院,到孤本善本,皇上都得了多少聲夸贊了,雖然平常夸皇上的也不少了,可百官們夸和百姓們夸不一樣。

    一個是拍馬屁,一個是發自肺腑的。

    皇上心情燦爛的不行,高興之余,略有不滿,“靖安王世子可比他爹靖安王懂事多了。”

    “這是青出于藍勝于藍呢,”常公公笑道。

    這時候,一小公公進了御書房,道,“皇上,太后差人來請您去她那兒一趟。”

    皇上眉頭一皺,道,“去回了太后,就說朕朝務繁忙,等處理完了再去見她。”

    太后這會兒正生氣,他這會兒心情正好。

    他去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嗎?

    小公公退出去,不到一刻鐘,就回來了,沒敢驚動皇上,只和常公公說了幾句。

    常公公望著皇上,稟告道,“皇上,太后派人去了靖安王府。”

    萬卷樓。

    姜綰和齊墨遠在后院喝茶,鋪子忙的緊,他們也幫不上什么忙,留下也沒什么事,打算待會兒就去河間王府了。

    剛把茶盞放下,外面管事的進來道,“世子爺、世子妃,幾大供紙商求見。”

    姜綰眼底閃過一抹笑意。

    難得,連和萬卷樓沆瀣一氣的供紙商都來萬卷樓了。

    “讓他們進來,”姜綰道。

    萬卷樓姜綰說了算,她要怎么樣,齊墨遠都不會反對的。

    論做生意,他遠比不上姜綰。

    只是有些奇怪,河間王府是怎么樣養出這么一個精通醫術還會做生意的女兒?

    沒一會兒,管事的就領了五位供紙商進來。

    一個比一個拘謹。

    萬卷樓雖然沒找他們買過紙,卻是想從他們手里買墨的,只是惜字齋給他們放了話在前,他們不敢忤逆,婉言回絕了。

    如今又登門求見,面子上有點過不去啊。

    這些天,惜字齋的日子不好過,他們更不好過,是想方設法的打聽萬卷樓的紙張是誰供應的。

    萬卷樓的紙質量不錯,價格便宜,他們不信萬卷樓是賠本賺吆喝,惜字齋畢竟有護國公府做靠山,除非把河間王府和靖安王府都賠進去,否則很難壓過惜字齋。

    這賭氣的代價太大了,就算靖安王世子妃驕縱任性出了名,河間王府和靖安王府也不會這么縱容她。

    最多紙張不掙錢,絕不可能賠錢。

    萬卷樓把紙張書本賣的這么便宜,可以說幾乎是沒給他們留活路了。

    試問連惜字齋都快要關門大吉了,遑論是他們。

    眸光從他們臉上掃過,眸光所到之處,沒一個敢抬頭的,姜綰把手中茶盞罰放下,輕笑道,“惜字齋掌柜的知道你們來我萬卷樓嗎?”

    五大供紙商,“……。”

    靖安王世子妃說話可真不轉彎。

    一刀子就直接朝他們捅了過來。

    捅的他們差點沒窒息。

    哪能不知道啊,惜字齋掌柜的就站在門口看著他們進的萬卷樓,如芒在背,如鯁在喉。

    他們原是想從后門進來,萬卷樓掌柜的不同意。

    要進就從大門。

    萬卷樓坦坦蕩蕩,不懼任何人!

    萬卷樓自然是不怕了,他們胳膊擰不過惜字齋的大腿啊。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湖南快3-北京快3 北京快3-欢迎您 安徽快3-推荐 上海快3-Home 河南快3-Welcome 吉林快3-安全购彩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体彩快3-推荐 广西快3-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