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

翻頁   夜間
靈域小說網 > 黎明之劍 > 第七百零五章 好久不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靈域小說網] http://xabaof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巴德?溫德爾不知道自己被帶到了什么地方——但這并非是因為他被蒙著眼或者在昏迷狀態下進行了轉移,事實上負責押送的士兵和官員全程都沒有禁止他東張西望,他搞不清楚自己的方位和目的地,單純只是由于路上看到的一切都超出了他的認知和想象。

    一座如此繁華而井井有條的城市,一座風格如此特殊又生機勃勃的城市,他曾以為靠近圣靈平原的磐石城便已經是一座令人目瞪口呆的大城,但現在他才意識到為什么那位典獄長一直在說磐石城只是個迅速發展起來的邊陲市場,南境真正的繁華還在更南方——

    塞西爾城,黑暗山脈腳下的奇跡之都,怪不得同住的那位奧術師在酒醒之后便建議他有機會一定要來這里看看。

    巴德很難想象四年前還只是一片不毛之地的開拓領究竟是怎么發展成這樣的——或許從歷史底蘊和復雜古典建筑(此類建筑往往需要更長的修筑時間,越是古老的城市中此類建筑就會越多)的數量來看,這座城市還顯得過于年輕,但它的繁華與活力卻是這位昔日的提豐將軍生平僅見。

    他回憶起了當初自己因任務失敗而匆忙撤離時的南境——那時候這里可不是這樣的。

    用魔力驅動的機械車輛平穩駛過寬闊整潔的道路,道路兩旁時不時可以看到漂浮在半空為城市設施供能的水晶,以及在路口、廣場等處閃爍的全息投影,全息投影中的內容時刻變化,來自遙遠地區的消息和風景瞬間近如咫尺,精神飽滿的行人在路上相互打著招呼,絲毫沒有因為天氣正在不斷轉冷而顯露出半點的萎靡窘迫。

    全副武裝的押送士兵坐在旁邊,但僅僅是監視著巴德的行動,并未阻止這個特殊的“超凡者罪犯”一路張望,直到快接近市中心的時候,他才聽到自己押送的犯人突然開口打破沉默:“……我聽說,在圣靈平原戰爭的時候,這座城一個月就把過去整個王國一年才能消耗掉的鋼鐵制造成了武器,送到了前線……”

    士兵看了巴德一眼,雖然不知道這個犯人為何突然提起這事,但他還是帶著驕傲點了點頭:“沒錯,但這只是報紙上提到的部分——事實上圣靈平原的戰場持續了可不止一個月,工廠轉化掉的東西也不只有鋼鐵。”

    “……是啊,原來還有這么條路……”

    犯人發出了一聲含混的嘆息,內容莫名其妙,而且之后再次陷入沉默,繼續出神地盯著窗外景色,再也沒有說話。

    士兵搖搖頭——這確實是個莫名其妙的家伙。

    車輛駛過了大道,穿過開拓者廣場,最后在另外一隊士兵的接引下,被引導至一座大型建筑物前。

    巴德沉默且服從地下了車。

    在突然被提出監牢,乘上一輛由士兵押送、帶有裝甲的古怪魔力車輛之后,他就隱隱約約意識到了是誰想要見自己,而對這命運的安排,他早已沒有絲毫抗拒的想法。

    士兵們嚴謹且盡責,盡管巴德全程表現出最高的配合,這些士兵還是一絲不茍地執行著交接與押送流程,將巴德引入了建筑物內,作為昔日的提豐將軍、邪教成員,巴德也在內心暗自盤算了這整個流程,得出的結論是哪怕自己有逃跑的心,恐怕也沒辦法活著跑出百米——

    這里的每一個士兵身上都帶有魔力反應,那種曾經把自己炸成重傷的魔法道具是他們最基礎的裝備,更不要提這里還可能隱藏著數不清的魔力機關、監測裝置,就像當初他在酒吧里燒了張報紙便引來一整隊的治安隊員,在這個看起來就非常重要的設施內,類似的監控裝置只會更多。

    明明這些士兵都只是普通人而已。

    巴德低著頭,在接引士兵的帶領下向前走去。

    但這個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是普通人。

    士兵在一扇門前停下,對守門的侍從點點頭,隨后按著巴德的肩膀向前推了一下:“進去之后,保持恭敬——祝你好運。”

    房間內,高文看到一張久違的面孔出現在自己面前——盡管只有幾年前的一面之緣,但在強化后的記憶中,這張臉昔日的模樣仍然十分清晰。

    和數年前比起來,這張臉明顯頹廢了很多,胡須和頭發都疏于打理,眼神也不復曾經的驕傲和自信,不管是作為邪教徒的陰狠氣息,還是作為昔日狼將軍的鋒芒銳利,都仿佛已蕩然無存。

    但當巴德走到房間中央,正面迎上高文的目光時,那雙頹廢的眼睛還是有了些許變化。

    他的眼神恢復了一些神采,隨后他努力站直身體,整理了一下灰白色的囚服,微微鞠躬:“向您致敬,高文?塞西爾陛下。”

    他的態度,就像被俘的將軍面對另一國的君主。

    這真有些諷刺——他想道——多年前,自己那般決絕地放棄了自己的榮耀,選擇投身于一個宏偉卻黑暗的事業,可多年后的今天,在落魄到極點的時候,自己竟反而站直了。

    “我們又見面了,巴德?溫德爾先生,”高文平靜地看著對方,既沒有立即口誅筆伐,也沒有任何譏諷嘲笑,“萬物終亡會的神官,提豐帝國假死叛逃的狼將軍……我是真沒想到,這些日子你竟然就在我眼皮子底下。”

    狼將軍……聽到這個曾被自己拋棄的稱號,巴德的眼神中只有一片平靜,他看了高文一眼:“看樣子您調查了我很多。”

    “只是我正好有些渠道,”高文笑了笑,“在剛聽說有一個奇怪的囚犯賴在磐石城的監獄里混吃混喝怎么都趕不走的時候,我是真沒想到那會是你……直到看見你的名字出現在報告書中,我才不得不感慨命運安排的奇妙。”

    “我也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再見到您,”巴德眉頭微微皺起,“那么既然您已經發現……看來我的舒坦日子是到頭了。”

    “你作為萬物終亡會的神官犯下了累累罪行,但說實話,我今天并不是來審判你的,”高文注視著巴德?溫德爾的眼睛,“塞西爾崇尚法治和公正,當你上一次出現在這片土地上的時候,塞西爾還未統治南境,我不能用今日的法律審判前朝的罪行,但對于你在萊斯利領做的事情,有資格做出審判的還有別人。”

    巴德怔了一下,就在他愣神的功夫,房間側面的另一扇門被打開了。

    一個高高瘦瘦,臉色略有些蒼白,拎著裝飾性的手杖,身穿深藍色大衣的中年人從那扇門中走了出來。

    安德魯?萊斯利子爵,曾經的萊斯利領領主,今日的坦桑市執政官。

    巴德定定地注視著這個正向自己走來的男人,和記憶中的比起來,今日的安德魯子爵非但沒有因年歲增加而顯虛弱,反而看起來精神了一些,蒼白的臉色中也少了幾分病態,看上去更像是正常的膚色——似乎新的生活讓這位“貴族領主”的健康狀況有了很大改善。

    安德魯?萊斯利已經有將近兩年沒有服食過任何有害魔藥了。

    建設并管理一座欣欣向榮的新式城市,看著領地在自己的治理下天翻地覆日漸繁榮,比他曾想象過的還要快樂。

    “安德魯子爵,”在幾秒鐘的對視之后,巴德終于開口打破沉默,“您看起來過得不錯。”

    安德魯深陷的眼窩中仿佛跳躍著一團火焰,他死死盯著眼前的人,慢慢抬起手杖,抵在巴德胸口:“你還記得自己在坦桑鎮里做過什么吧?”

    “記憶猶新。”

    “我的女兒,直到今天仍然很難和人正常交流,在你的邪惡儀式中活下來的人,有三分之一到現在還無法回到正常的生活,”安德魯手上慢慢用力,仿佛要把那根手杖當成一柄利劍刺入到巴德身體里,“更不要提那些沒能活下來的……你還有什么想說的么?”

    巴德不閃不避地站在原地:“絞刑或者斬首都可以,也可以按照邪教徒應有的待遇判處火刑,我唯一的要求是在這之后不要公開我的名字——這個要求如果過分,那請在我的顱骨中灌鉛,假如火刑之后有顱骨殘留的話。”

    在提豐北部和東部民族的風俗中,在顱骨內灌鉛有著特殊的意義,這意味著死者生前的所有罪孽都留在死者自己身上,即不可以得到任何救贖和赦免,也不會將罪孽和污名傳遞到任何親朋以及自身的家族上。

    在安蘇(塞西爾)也有類似的說法,只不過北方王國的做法是在死者的顱骨上穿一根釘子,但不管是哪一種,其前提條件都是必須死者生前親口要求才會奏效——這是人類族群關于生死領域“靈魂傳承”思想的體現。

    安德魯子爵盯著巴德的眼睛:“我還以為你會辯解一下——強調一下你當時的留手,或者強調你也是受了邪教思想的蠱惑。”

    “如果人在犯罪之后可以僅憑幾句辯解或者一兩個看上去情有可原的理由便獲得脫罪,那世間所有的絞刑架怕是都可以拆除了,”巴德很坦然地說道,“您可以判我死刑,也可以選擇寬恕,這是您的權力,但我自己……沒什么可說的。”

    房間中一時間安靜下來,安德魯子爵盯著巴德看了很久,才突然扯動嘴角,慢慢把手杖放了下來:“真沒想到,你現在倒有人性了,這算什么?看破了人生?”

    “人性……我一直都有,”巴德慢慢閉上了眼睛,“只不過……我一度以為那個偉大的事業值得我把人性和底線一起拋掉……”

    “任何需要拋棄人性和底線的事業都不配被稱作‘偉大’,那只是一幫瘋子在自我滿足和自我感動的幻覺中制造出來的集體狂歡,”安德魯子爵打斷了巴德的話,用的是高文在最近一期報紙上對邪教徒進行評論時寫下的句子,隨后他頓了頓,在巴德變得愕然和驚訝的視線中慢慢說道,“但這些現在都不重要了,你們的鬧劇以你們的自滅收場,而你……我不殺你。”

    “你不殺我?”巴德驚愕地看著安德魯子爵,“為什么?”

    “別誤會了,就像你說的那樣,人在犯罪之后可沒那么容易被洗干凈,我不殺你,并不意味著我已經饒恕你,只是因為比起死亡,你可以有更大的作用。”

    一邊說著,安德魯子爵一邊轉過頭,看向了坐在不遠處始終平靜注視著這一切的高文:“陛下,讓他去吧,如果他能活著回來,或許就說明他還不該死。”

    高文皺了皺眉:“你確定?我們現在并不是沒有探索方案,你不必受這件事的影響……”

    “他是萬物終亡會的神官,一個該被審判的人,有如此合適的人選,何必讓勇敢的士兵組成敢死隊,”安德魯子爵表情堅定而認真,“如今這個局勢,短時間內想找到第二個活著的萬物終亡神官可不容易。”

    “如果這是你的意愿,”短暫沉吟之后,高文點了點頭,“我許可。”

    雖然對發生的事情一頭霧水,巴德還是聽明白了對方在給自己安排某件事情去做——這件事或許有生命危險,但卻能用來交換自己的生命。

    盡管他已經對死刑做好準備,但如果可以不死,他自然也不會拒絕。

    “你們想讓我做什么?”

    高文看了巴德一眼:“去你們那座已經失控的巢穴。”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湖南快3-北京快3 北京快3-欢迎您 安徽快3-推荐 上海快3-Home 河南快3-Welcome 吉林快3-安全购彩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体彩快3-推荐 广西快3-欢迎您